ayx爱游戏登陆

ayx爱游戏登陆 > 美股 > 正文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风暴眼工作室  2022-07-27 06:41:55

核心提示:

1、随着傅首尔、贾乃亮与趣店的紧急“割席”,趣店再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砸下重金开启电商业务的老板罗敏,再次被其“校园贷”的黑历史反噬;

2、罗敏为何如此不招年轻人待见的?正是因为当年助其发家致富的校园贷平台“趣分期”,以趣店非法的高昂放贷利率及天价滞纳金,以及其连带的“裸贷肉偿”、自杀等恶性事件,坑害了无数学生;

3、在助贷主业被迫关停后,罗敏曾尝试过无数风口,但由于其自我定位与现实的错位,趣店的市值依旧一泻千里。这些大多难以脱离其金融信贷的业务,也无一成功;

4、当年在《非你莫属》被陈昊呛为“凤凰男”的罗敏,用他的商业生涯印证了当年那句嘲弄,他只为成功,为能和贫穷彻底做出分割的他,即使万人唾骂的投机生意也“义无反顾”。但在这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生意终究反噬了他,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孤立境地。

已经没人敢与沉溺于“精英梦”的罗敏交朋友了。

7月17日,在“趣店罗老板”的直播间,他携手贾乃亮、傅首尔连续直播16小时,凭借“1000万份酸菜鱼,1分钱1份开售”的资本造势,卖出了2.52亿的销售额,粉丝也在一天暴涨400万。

网友抢到了便宜的菜,罗敏打响了品牌,平台收割了流量。

这场看似皆大欢喜的局面极大鼓舞了罗敏。直播次日,他线下召集多家媒体,举行一场隆重发布会,为自己业务转型——预制菜吹响号角。

只是“互联网没有记忆”在罗敏这里成了一句悖论。

得意忘形的他去给东方甄选连刷十个嘉年华却遭拉黑,网上风评就此骤转。

拿到优惠商品的观众们在得知老板身份后,纷纷在直播间刷起了“校园贷”、“再也不会来”、“真下头”等言论。而参与合作直播的奇葩说明星傅首尔也受到牵连,被网友指责“伤天害理恶贯满盈坑害年轻人坑害宝妈”。

7月26日,傅首尔不得不匆忙在微博上澄清,“和趣店预制菜的合作是单次,没有深度合作,也没有后续合作”。

贾乃亮也随即作出声明,宣布已与趣店终止合作。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铅笔道创始人王方则被这场舆论场的转变所震惊。“从来没见过哪位创业者被孤立成这样。”

他特意翻了一下自己那个70%是老板的朋友圈,都是清一色的指责,没有一个人为罗敏说话。

这代年轻人公敌——罗敏到底得罪了多少中国年轻人?

罗敏的商业生涯,可以用他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上的两次经历概括。

第一次是2015年,罗敏被一位求职者现场拷打,质疑其趣分期给大学生放贷,让其攀比、消费,“我看不到您项目的社会价值。”

第二次是一名留学生要找行政类工作。担任嘉宾的罗敏认为“花50万留学,拿3000的月薪,你十年都挣不回来”,被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呛为“凤凰男的想法”。罗敏当时激动反驳:“凤凰男怎么了,你这是歧视,你必须向我们道歉,为什么我们四线城市的屌丝不能来到北京逆袭?”

出身江西农村、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通信工程专业,这个再普通不过的社会身份,让罗敏和老板们的圈子确实有些格格不入,也让他对成功有着一种别样的偏执。

北漂时期,罗敏计划考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并在备考时常去北大“蹭讲座”,积极向嘉宾提问,并从马云、李彦宏口中得出了相同的答案:创业不需要等,做就行了。

罗敏自此受到启发不再执着于名校光环,果断放弃考研而投身互联网创业大潮。

从后来他做生意的操盘能力和道德操行来看,他当时认识到自己考不上名校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得承认罗敏的韧性,在他的商业生涯中,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一直是其主旋律。

在创办趣分期之前,罗敏曾做过底片网、创办过“记忆日”、做过校园外卖平台,涉猎范围广而大,看得出他的野心勃勃,但失败频次平均俩月,也看得出他的能力所限。

直到2014年,罗敏终于依靠年轻人打出了他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的翻身仗——趣分期。

趣分期即趣店的前身,是一个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也就是人们熟知的“校园贷”。

在此后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趣分期获得从天使轮到D轮融资的五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亿美元。不但有昆仑万维集团创始人周亚辉、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唱吧创始人陈华等资本大佬背书,在E轮蚂蚁集团的加入后,趣分期还接入了支付宝这个超级流量渠道。

在趣店疯狂扩张的那两年里,他登上了明星老板齐聚的《非你莫属》,留下了被人们至今仍津津乐道的名场面——

在求职者质疑“你在对一群还在使用父母生活费,还没有开支的学生,给他们放贷,让他们去攀比、消费。我看不到您这个项目的社会价值”之后,现场一片欢呼。

而罗敏则情绪激动地回应,美国所有的大学生都能享受到分期服务,而中国由于坏账率高客单量小,没有这种服务。“趣分期为此建立了2000人的地推团队,给大学生做风控,建立他们的信用,让有信用的人能够借到便宜的钱。”

“我们认为我们在做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这句话唯一可信的,就是“趣分期为此建立了2000人的地推团队”。在他们的努力下,“零首付”、“不用卖肾就能买iphone”等标语被贴满在各大大学校园的厕所,靠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狂热激情吞噬了大学生群体。

至于能让“有信用的人能够借到便宜的钱”、“我们在做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就和他的创业能力一样不可信。

2016年,“趣分期”宣布,其用户突破1000万大关,当年国内在校大学生总人数也才2600万——覆盖了那代年轻人的三分之一。

至2018年底,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增长至7177万,授信用户数达到3103万。

同时据当时媒体报道,在2017年上市之前,趣店的实际放贷利率高达40%-50%,有59.5%交易年化收益率超过36%的政策红线;上市之后,趣店迫于合规压力降低放贷利率,但仍然顶着36%的上限。

逾期者还要遭受高额罚息。

湖南省长沙市某高校读书的大二学生尹力(化名)在校园分期平台趣分期上借款6000元,逾期14个月后,平台共计要求还款本金加逾期费13354.8元。

当时有关《大学生因“趣店”损失10万 为还款借高利贷20万》的报道,至今仍能在网上寻其踪迹。

在这样的高利率支撑下,2015年第四季度,趣分期的平均月活、新增用户、交易量及交易金额均实现了200%以上的环比增长,并在次年便实现了盈利。

在其招股书中,趣店明确公示了其大约59.5%的交易的年化收益率高出上限。

2017年,趣分期改名“趣店集团”成功登陆纽交所,且市值迅速突破百亿美元,成为当年美国资本市场上中概股第一大IPO——

罗敏似乎终于要证明自己了。

但随之而来的,并非市场对于这个“超级独角兽”的赞誉,而是铺天盖地的质疑与监管风险。

趣店的原罪和罗敏挥之不去的阴影

彼时,“裸贷”、自杀、校园贷暴力催收等恶性事件的丑闻不断发酵。

据媒体报道,当时趣分期实行催款“十部曲”的手法——即通过QQ给所有贷款学生群发逾期通知、单独发短信、单独打电话、联系贷款学生室友、联系学生父母、再联系警告学生本人、发送律师函、去学校找学生、在学校公共场合贴学生欠款的大字报,最后一步,群发短信给学生所有亲朋好友。

而趣分期的高利率和高不良率,正是非法催收和暴力催收的温床。而当时罗敏宣称不会对用户进行催收,则被媒体爆料是官方不催收,但他们会把催收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公司进行催收。

在媒体文章《裸贷女生谈“被坑”经历:还清欠款仍被要求“肉偿”》中,趣分期、分期乐、爱学贷均被“裸条事件”当事人提及。

2016年11月,网上传出了“借贷宝10G裸条”的压缩文件,在网上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数百名年轻女性深陷“裸照门”,被骚扰、被胁迫,甚至有裸贷女孩因不堪“肉偿威胁”自杀。

2017年,环球网报道南京江宁某高校大学生因欠下趣分期巨款而轻生跳河,所幸被警方及时救回。

直至今日,罗敏抖音评论区仍有人在控诉被趣分期“坑惨”的经历。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高利贷、裸条、自杀……校园贷不断爆出的各类负面消息乃至恶性事件,让监管层的态度也不断收紧。

在接连不断的恶性事件将校园贷推上风口浪尖后,教育部与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全面叫停“校园贷”,当时的校园贷“巨头”趣店,随即官宣停止“校园贷”业务。

但实际上,趣店所谓的停止校园贷只是停下了其大规模的地推业务,实际上对用户的社会身份并没有实际鉴别,甚至会故意忽略申请者的学生身份,或者是联合申请者一起隐瞒他们的学生身份。

直到2019年,趣店还未停止经营校园贷——拉黑罗敏、跟他有私人恩怨的东方甄选导演小哥,此时正在大学校园里,仍能看到校园贷的灰色。

在此期间,趣店还发生过百万学生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包括学生的借款金额、滞纳金还有学生的电话、父母的电话以及男女朋友的电话,学信网账号和信息等等均被扔到“黑市”售卖。

此外,趣店内部还孵化了一个创业项目——金蛋理财,其债权早期全部来自于趣分期,罗敏也曾为其背书,称“一方面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打通从资产端到资金端的闭环”。

自2015年至2021年6年间,金蛋理财连续涉水P2P网贷、财富管理、区块链、金融科技,并先后曝出涉嫌自融、公司被托管、股东失信负债等传闻,其平台上的活期、债权转让等涉嫌违规。

2019年,其运营的“蛋花花”网贷APP被中央电视台“3·15”晚会曝光后,为逃避监管,还购买大量营业执照原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原件等资料,以多家空壳公司名义制作网贷APP用于放贷,非法获利12亿余元。

最终放贷催收为一体的特大“套路贷”犯罪团伙案被焦作市公安局侦破抓获,2021年,依法以诈骗罪、催收非法债务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买卖身份证件罪等罪名,判处被告人贾某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六十万元。

由于金蛋理财与趣分期在股权尚不存在联系,该案未波及到罗敏本人。

但负面缠身的趣店,终究还是未能逃过市场的“制裁”。

困局中的罗敏却依然保持着现实与自我幻想的错位:他似乎仍认为自己是那个两年便带领企业美股IPO缔造超级独角兽的“天纵之才”,拿着非法的生意在市场上招摇过市。

此后,罗敏发出了一篇访谈形式的公关文《趣店罗敏回应一切》。

文中,罗敏谈到趣店的催收问题时称:“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还在文章下面留言,如果发现任意人发现趣店的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罗敏将会直接提供100万的赞助资金。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当然,罗敏在文章里信口开河的承诺也一个没兑现。

但这篇灾难级的公关文章,不仅让趣店的市值腰斩,还连带着整个行业一起原地爆炸。

2017年末起,大批趣店的投资人向趣店、创始人罗敏以及部分高管发起了证券欺诈的集体诉讼,原告认为趣店在IPO前未充分披露商业及监管风险造成他们的投资损失。

这场耗时4年的官司最终以双方和解结束,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指令下,趣店所需支付的850万美元的和解金,直至今年才支付完毕。

把用户和投资人全部推到对立面之后,趣店市值一路狂跌,截至2022年7月25日收盘,其市值仅约3.3亿美元,缩水超90%。

但并未有人拉低谷时期的罗敏一把,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2018年8月,趣店与蚂蚁金服合作到期后,支付宝不再续约,蚂蚁金融战略投资部董事朱超也辞去趣店董事职务。

当年年末,趣店下调全年预期业绩,五大股东纷纷撤资,周亚辉、吴世春、曹毅、杜力,这些曾为他站台的大佬们纷纷噤声。

次年5月,蚂蚁金服向美国SEC递交的文件显示,蚂蚁金服已经不持有趣店股份,彻底与趣店脱离关系。

从那时起,趣店的现金贷业务已陷入停滞。

罗敏的错位与趣店的挣扎

助贷主业之后,罗敏尝试了无数个风口产业。

校园社交的“相同same”、在线教育的“趣学习”、家政服务的“唯谱家”、高端奢侈品租赁的“万里目”、汽车金融的“大白汽车”,都与罗敏在助贷以外的所有创业一样,创业未半年便草草收场。

2019年,罗敏在接受“新经济100人”的采访时,曾言“我不怕你嘲笑,我也不怕别人嘲笑,我希望做成一家受人尊重的企业,我本人希望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人。”

但无论其能力还是声誉上,他都没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在媒体的报道中,其汽车项目高月供、恶意拖车、报网条款等负面层出不穷;做家政服务却只是从工商系统导出家政公司电话后挨个让这些公司介绍阿姨;在线教育平台的课程不过是员工们上网上抄袭拼接而成;奢侈品电商上线仅半年,就因假货、欺诈等问题有400多条投诉——同时无论哪个业务,似乎都离不开趣店助贷的本体。

直播业务开启后,罗敏对外宣布趣店将不再是一家现金贷公司,而是一家“做食品的公司,一家卖菜的公司”。

当“今天直播间送福利,10万单酸菜鱼只要一分钱”、“一分钟抽一台iphone”的口号喊出来时,涌进直播间的观众兴奋,也感到些许困惑,因为这些说辞与趣分期当年的宣传标语实在相似。

 趣店罗敏,没有朋友

而当罗敏宣布“未来三年支持1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2022年1万家,2023年5万家,2024年20万家”,并将创业伙伴的目标群体定为宝妈时,这种质疑到达了高潮。

因为那个“向合作伙伴提供发展资金”的承诺,直接把其业务又一次拉回了“放贷”模式。

罗敏说的不收取合作伙伴加盟费保证金、一年免息贷款,目前也仍是“空谈”,加盟模式具体的执行细则并未向外公布。

此外,罗敏还把粉丝分为三级,“等级不够,我们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这就是一种信仰逻辑。”再加上那句“我们不叫加盟,我们叫支持,支持我们的用户和粉丝去创业。”要素实在过于齐全,让经历过传销的人心肝都为之一颤。

而且除了加盟费以外,趣店还有许多“文章可做”,供应链服务、运营成本等方面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而“宝妈”们往往没有这样的经验,要踩的“坑”并不少。

尤其是当事人还是金融信贷业务贯穿整个商业生涯的罗敏,这很难不让市场对此浮想联翩。

毕竟“校园贷”这个充满污点的生意,给他的烙印实在太深。

而好好做生意的属性,在他身上又显得太浅。

只是这次创业若还是依然如故,最终草草收场,那罗敏的“连续创业”生涯可能确实时日无多了。

今年2月和5月,趣店两次收到纽交所的“退市警告”,由于趣店平均收盘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低于1美元,已低于纽交所的持续上市合规标准,将面临退市可能。

自2019年以来,趣店营收分别为88.60亿元、36.88亿元、16.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2.64亿元、9.59亿元、5.89亿元,均连年下滑。2022年一季度营收更是同比下降超60%,净利润同比下滑129.85%。

截至2022年3月31日,其未经审计的总资产达到136.10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还有22.45亿元,未经审计的总负债为12.34亿元——没有多少闲钱供罗老板折腾了。

被孤立的罗敏,以及与他渐行渐远的“精英梦”

时间拨回到陈昊呛其为“凤凰男”的那一天。

罗敏当时激动反驳:“凤凰男怎么了,你这是歧视,你必须向我们道歉,为什么我们四线城市的屌丝不能来到北京逆袭?”

但罗敏的振臂一呼并未得到身边老板们的呼应,反而遭到了他们的嘲弄。

百合网创始人慕言更是称其为“没有放过自己,包容不了自己的白手起家”。

那个站在台上略显尴尬的身影,还被《非你莫属》主持人涂磊描述为,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

在后来罗敏的创业生涯中,陈昊对其“凤凰男”的嘲讽却成了现实——校园贷、汽车分期、奢侈品电商,罗敏越拼命地拿着估值往old money的圈子里挤,就越让圈子里的人对他不耐烦。

而被这个圈子深深伤害的罗敏却对此愈发偏执,他创业重要的从来不是追上了哪个风口,而是能成功,能和贫穷彻底做出分割,哪怕只是个万人唾骂的投机生意。

这也让这个在台上频频遭受歧视、排挤的“屌丝”企业家,不但从未收获来自观众的同情、同仁们的声援,甚至连路人缘都糟糕到了真金白银都无法挽回的地步。

2022年7月17日的直播中,趣店用20万份1分钱菜品、1000台iPhone 13的免费发放赢得了大批流量。

但拿到优惠商品的观众们在得知老板是他后,却纷纷表示“真下头”。

与其合作的艺人忙不迭地发出声明宣布切割,曾经力挺他创业的资本大佬们则纷纷噤声,没人愿意出面为罗敏的新生意站台。

铅笔道创始人王方称,趣店的原因出在“人的形象塑造上”,出在品牌公关上,出在“信任”问题上:大家不信任趣店及罗敏了,他做啥事大家都不看好。

罗敏追逐了半生的“精英梦”,却在被孤立的现实下被击碎了一地。

在被东方甄选拉黑的次日,罗敏本人发布视频回应,不想让一些朋友因为董老师拉黑我这件事误解我自己。但董宇辉对此却回应,拉黑罗敏的是导演小哥,刚刚大学毕业,跟他有私人恩怨——言语间又暗指罗敏的校园贷黑历史。

罗敏多此一举的回应,又一次将自己推进了众人嘲弄与鄙夷的漩涡中,一如他几年前在《非你莫属》上被其他几个企业家挤兑时的窘迫。

7月18日,罗敏在战略发布会上表示:“资本市场对我们非常不看好,但创业是一个非常长线的事情,比马拉松还长,任何一家企业都会有起伏。”

可一向急于求成的他,商业生涯里并未有过多少长线生意,一泻千里的财报也很少会有“起伏”。

他也不想想,资本市场为啥会有这种看法。


热搜趣店 罗敏


精彩推荐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