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x爱游戏登陆

ayx爱游戏登陆 > 银行 > 正文

中小银行“补血”忙 7月超20家农商行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获批

财经网 钱晓睿 2022-07-27 13:53:11

7月以来,上市银行密集实施现金分红回馈股东的同时,中小银行也陆续收到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获监管同意将2021年度部分利润转增注册资本。

据财经网金融了解,留存利润是中小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最主要的资金来源,将有助于中小银行抵御风险、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而在外源性资本补充方面,今年以来,中小银行“补血”动作不停,通过发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等方式,合计募集资金已经近6000亿元。

监管部门近期还发声,推动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上半年已向辽宁、甘肃、河南、大连四省(市)分配了1030亿元专项债额度。

业内人士指出,地方政府通过发行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实质上是由政府独立或会同社会资本向中小银行注资,具有项目导向、政策托底、在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水平的同时引导其完善机制体制改革等重要特点,能够多层次发挥积极作用。

  增资“补血”进行时 月内超20家农商行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获批

又到上市银行集中发放年度现金红利的7月,据财经网金融梳理,40家计划分红的A股上市银行均已经披露具体实施公告,预计最迟8月初,近5500亿元的“红包”将悉数进入股东腰包。

财经网金融了解到,银行年度利润分配方案通常是,在依法弥补亏损、提取法定公积金和一般准备后,以不少于当年度实现的可分配利润的10%进行现金分红,而留存的未分配利润将用于补充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保障内源性资本的持续补充以支持银行业务的持续健康发展。

7月以来,非上市中小银行纷纷进行内源性资本补充。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江西、云南、浙江等地监管局密集发布了多家农商行、农信社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增加注册资本的主要方式为利润转增和资本公积、盈余公积转增。

其中,留存利润是中小银行实现“增资”最普遍的方式,月内已经有超20家农商行实施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获得监管批准。

以江西瑞金农商行为例,据其年报显示,2021 年,该行实际可供分配利润14222.53万元,股金分红比例为9.5%(税前),即2326.38万元,其中3%用于现金分红,对应金额734.65万元,6.5%用于配股,对应金额为1591.73万元。

7月19日,赣州银保监分局发布批复显示,同意江西瑞金农商行因2021年度利润分配实施利润转增注册资本,实施后注册资本由2.45亿元变更为2.61亿元。

“留存利润是商业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最主要的资金来源。”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李晔林指出,对于处在起步或扩张阶段的中小银行来说,长期资本补充需求较大,可持续的内源性资本补充是其维持稳健经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的必要举措。随着资本充足水平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提高,中小银行扎根地方、全方位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能力节将得到夯实,在地方经济发展中的关键作用也将更加凸显。

CBD发展研究基地首席专家、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高杰英教授也认为,内源式资本融资方式更为便捷,节省了融资发行费用,对增强银行实力防范风险具有积极作用。相较于上市银行,未上市的中小银行融资渠道较少,更依赖利润留存准增资本的内源式融资发展。

此外,财经网金融注意到,除了上述公积金或利润转增,中小银行“增资扩股”的方式还包括配股、定向募股等。

日前,无锡银行发布公告称,定增方案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该行获准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205亿股新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

据其定增预案披露,所募集资金扣除相关发行相关费用后全部用于支持银行未来业务发展,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募集资金到位后,该行普通股总股本将会增加。

监管发声推动专项债发行 年内中小银行多渠道募资近6000亿元

一直以来,监管部门较为重视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问题,多次发声支持银行利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创新型的资本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

Wind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商业银行共发行了17只永续债、46只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分别为1630亿元、4028.35亿元,发债主体为城商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的占比达到65%、72%。其中,二级资本债发行更是屡创新高,较去年同期的1136.2亿元增长255%。

作为上市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重要工具的可转债,年内发行热情同样高涨。据财经网金融梳理,今年以来,已有6家上市银行披露相关公告,计划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合计达到450亿元。

截至目前,成都银行重庆银行可转债已于今年4月上市,发行规模分别为80亿元、130亿元;常熟银行可转债申请于7月25日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齐鲁银行可转债申请于6月底获证监会出具二次反馈意见,厦门银行瑞丰银行可转债发行尚在审核过程中。

与此同时,监管层出台鼓励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政策,地方专项债应运而生。2020年7月,相关会议决定,在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此后,20个省份发行超2000亿元中小银行专项债,注资逾300家中小银行。

今年4月6日,相关会议再度提出,适时灵活运用再贷款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更好发挥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其中一项措施便是,做好用政府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等工作,增强银行信贷能力。

近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银保监会积极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加快推动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上半年已向辽宁、甘肃、河南、大连四省(市)分配了1030亿元专项债额度。近期还要批准一些地方的专项债发行方案,预计到8月底,将完成全部3200亿元额度的分配工作。

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显示,目前仅有辽宁省披露相关发债信息,4月7日,辽宁披露文件,拟发行135亿元中小银行专项债,募集资金将注入丹东银行、营口银行、阜新银行、朝阳银行、葫芦岛银行5家城商行,用于补充资本。

“随着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等举措的实施,城商行、农商行等通过外源渠道补充资本的规模有所增加。”李晔林表示,地方政府通过发行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资本,实质上是由政府独立或会同社会资本向中小银行注资,具有项目导向、政策托底、在夯实中小银行资本水平的同时引导其完善机制体制改革等重要特点,能够多层次发挥积极作用。

“地方政府专项债补充资本金,可以直接扩大中小银行的信贷能力;增强中小银行声誉,提升其存款业务能力,包括存款增长和存款稳定性;吸引其他资本进入银行业,在资本充足的情况下,可能会有更多的资金愿意参与中小银行业务。”高杰英进一步指出。


热搜中小银行 农商行 利润转增


精彩推荐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