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x爱游戏登陆

ayx爱游戏登陆 > 银行 > 正文

8亿股!锦州银行5.47%股权被质押给同一公司 占比远超第四大股东

风财眼 银行财眼 2022-07-27 07:57:15

近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法规部主任綦相表示,“我国中小银行总体运行平稳、风险可控。针对个别机构暴露出来的风险问题,银保监会将坚持为民监管,稳妥有序推进中小银行风险处置。”

谈及银行的风险化解,锦州银行便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东北地区城商行曾经的领头羊,2021年是其重组后的第一个完整财年。

2019年6月,锦州银行经历了两次年报延期刊发、核数师出走等一系列风波后,在监管部门指导下进行改革重组,通过处置风险资产增资扩股修复资产负债表。2020年9月30日,通过转让内资股、引入战略投以及剥离风险资产等操作正式完成重组。

重组后,锦州银行的业绩如何,此前的问题都解决了吗?

01、重组前:从年赚90亿到巨亏45亿

早在五年前,彼时的锦州银行曾是东北城商行的领头羊,锦州银行2017年的净利润高达90.9亿元。

财报中表示,净利润大增主要得益于生息资产规模稳定增长。在其2017年年报披露的各项生息资产中,投资类金融资产以6.90%的平均收益率成为该行当年最赚钱的资产。2017年,该行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产生利息收入271亿元,占利息总收入比重为68%;而贷款产生的利息收入为111亿元,占利息总收入比重约为28%。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2019年,锦州银行先后出现了45.38亿元以及11.1亿元的巨额亏损。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资产减值损失严重拖累该行利润。

 8亿股!锦州银行5.47%股权被质押给同一公司 占比远超第四大股东

年报截图

财报显示,2018年锦州银行减值前经营利润为176.97亿元,同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高达236.84亿元。2019年锦州银行减值前经营利润为194.08亿元,同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08.4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吞噬利润,导致利润由正转负。

业绩由盈转亏的同时,锦州银行资产质量也迅速恶化。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锦州银行不良贷款额分别为22.47亿、185.08亿、376.85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04%、4.99%、7.7%,不良资产在连续两年的时间内急剧暴露,并超过监管红线。

02、改革重组:募集121亿资金 剥离1500亿风险资产

2019年3-5月,历经年报两度“难产”、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辞任审计师后,锦州银行风险开始显化。2019年5月27日起,锦州银行出现同业负债集中提前支取、多家同业机构停止授信、同业业务到期不能续作等同业“挤兑”现象,爆发流动性危机。

随后,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根据当时掌握的风险状况,制定了“两步走”的风险处置和改革重组方案。

第一步“治标”,即快速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为锦州银行提供“增信”稳定住局面,确保风险不扩散;

第二步“治本”,通过资产重组,同时增资扩股引进优质股东,增强锦州银行资本实力,修复其资产负债表,增加抗风险能力。

2019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指导工商银行、信达资产和长城资产以受让存量股份方式入股锦州银行,为锦州银行提供“增信”。

同年8月,锦州银行的董监高也进行了一轮“洗牌”,为治本奠定了根基。据锦州银行公告,中国工商银行公司信贷与投资管理部总经理魏学坤、工行辽宁分行副行长郭文峰走马上任锦州银行董事长和行长。工行沈阳分行原副行长康军出任锦州银行副行长,工行马鞍山分行原副行长余军出任锦州银行首席财务官。

“治本”在2020年3月迎来新进展。根据锦州银行2020年3月公告,该行于2020年1月23日与成方汇达、辽宁金控订立认购协议。两投资方按每股1.95元以现金认购该行62亿股股份,募集资金约120.9亿元,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2020年4月3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于2020年3月31日与成方汇达订立资产处置框架协议,锦州银行以450亿元向汇达资产出售处置资产,该笔处置资产的债权本金账面原值约为人民币1500亿元,也即该笔资产包的处置价格不足3折。

为了走出流动性危机,锦州银行还认购由辽宁金融控股集团及存款保险基金控制企业设立的实体锦州锦银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本金750亿元的定向债务工具。

锦州银行称,通过上述重组计划,预期将改善该行资本充足率,有效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2020年9月30日,通过转让内资股、引入战略投以及剥离风险资产等操作,锦州银行改革重组正式落地完成。

03、重组后:业绩扭亏为盈 房地产不良率超行业均值3倍

2021年是锦州银行重组后的第一个完整财年。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该行总资产达8496.62亿元,同比增幅9.2%。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25.68亿元,同比增幅35%;实现净利润1.02亿元,同比下滑33.3%,2020年锦州银行净利润1.54亿;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3亿元,同比增幅214.6%。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随着巨额不良资产的处置,锦州银行不良资产拨备计提压力大幅下降。2020年、2021年,锦州银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6.63亿、88.76亿,相比重组前大幅减少。这成为近两年锦州银行扭亏为盈的重要因素。

 8亿股!锦州银行5.47%股权被质押给同一公司 占比远超第四大股东

年报截图

虽然业绩扭亏为盈,但相较于同行业锦州银行的盈利能力较差。财务数据显示,锦州银行2021年净息差仅为1.59%。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还发现,锦州银行2021年净利润与归母净利润增速出现巨大的反差,归母净利润同比增214.6%,而净利润却下滑33.3%。为何出现这种情况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天表示,“归母净利润增速为正、净利润增速为负是有可能的,因为合并报表中的净利润还包括子公司净利润中应归属于其他少数股东的部分,如果根据相关安排,归属于少数股东的净利润较少,可能造成相应净利润更多归属于母公司。”

金天认为,“近两年来,锦州银行在风险暴露后曾进行一系列调整,股权结构发生较大变化,可能是其净利润与归母净利润表现出现背离的原因之一。”

重组后,锦州银行的资产质量情况仍较为严峻。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额为158.84亿元,同比增加54%;不良贷款率为2.75%,较2020年上升0.68个百分点,同比增幅33%;拨备覆盖率为166.82%,较2020年下降31.85个百分点,同比下降16%。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发现,在30家上市城商行中,20家银行2021年不良率下降,仅锦州银行、天津银行、西安银行上海银行重庆银行和盛京银行共6家银行的不良率出现上升,其中锦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同比增幅32.85%,表现最差。截至2021年末,30家上市城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56%,而锦州银行2.75%的不良率比平均水平高出76%。

对于不良率的上升,锦州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主要由于受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及疫情影响,部分行业和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偿债能力下降,使不良贷款余额上升所致。

分行业来看,锦州银行2021年在房地产业、邮政服务业、农林牧渔业的贷款不良率均较为严峻。

据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锦州银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金额为27.11亿元,2020年为15.35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6.61%,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由2020年末的5.45%上升至9.77%,同比大涨79.3%。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截至2021年末,锦州银行房地产不良额、不良率均位列30家上市城商行的倒数第二名。30家上市城商行房地产业不良率均值为3.2%,锦州银行9.77%的房地产业不良率是行业均值的3倍以上。

此外,锦州银行邮政服务业不良率激增,由2020年末的0.33%上升至2021年末的14.86%。农林牧渔业不良率近两年持续高企,2021年的不良率高达63.12%,2020年为56.77%。

04、锦州银行8亿股权被质押 或曝光“隐名”股东

锦州银行不仅是在业绩上面临着较大的挑战,股东情况似乎也再度暴露出隐忧。重组完成后,锦州银行的股权结构和股东都发生了重大变化,股东问题似乎已经成为了历史。但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锦州银行现在的第六大股东和第十大股东均已质押了所持锦州银行100%的股权,且第六大股东正深陷多重危机。

锦州银行2021年报显示,其第六大股东银川宝塔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银川宝塔”)持股数量为2.5亿,持股1.79%,质押比例为100%;其第十大股东江山永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江山永泰”)持股数量为1.075亿,持股0.78%,质押比例为100%。按照银保监会去年印发的《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银川宝塔和江山永泰均不得行使在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上的表决权。

银川宝塔是银川市一家以从事批发业为主的企业,注册资本300000万元。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检索天眼查数据发现,银川宝塔目前的债务信息高达237条,2014年至2020年,银川宝塔因多笔借款共67亿元动产被抵押。

而且,该公司从2018年12月至2021年7月拖欠税务局多笔税款,目前欠税总金额高达5.78亿元。

银川宝塔还是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常说的老赖。2016年至今,银川宝塔共9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016年3月至今,银川宝塔被法院下达40次限制消费令。

此外,锦州银行在股权方面,还有一个数据尤为引人关注。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出质信息显示,2014年12月18日至2017年3月21日,锦州银行有8.37亿股股权已被27家公司出质,约占该行总股本的6%,目前质押状态皆为有效。

 8亿股!锦州银行5.47%股权被质押给同一公司 占比远超第四大股东

锦州银行出质情况

出质人多达27个,但质权人仅有4家,其中8.02亿股质权人为同一家企业——锦州金桥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桥典当”)。

锦州银行总股本为13,981,615,684股,被质押给金桥典当的股份总占比高达5.74%。据锦州银行2021年报披露的十大股东,5.74%的比例已经可以排到第四大股东。

 8亿股!锦州银行5.47%股权被质押给同一公司 占比远超第四大股东

年报截图

如此高的股权比例已经达到了《银行保险机构大股东行为监管办法(试行)》中对于银行大股东的规定。质权人持股又会对银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金禹律师事务所郜捷律师表示,股权质押的范围通常只包括自益权,不包含共益权(如表决权)。但如果双方在质押协议中另有约定,则质权人可以根据协议约定行使共益权,如表决权、管理权等。此外,即使协议未约定共益权的行使,在借款逾期等特定情形下,出质人在共益权的行使上,也将受到质权人的“影响”,从而导致共益权的实际转移。

郜捷同时表示,若双方真的在质押协议中约定了共益权的行使,那么质权人实质上类似银行的隐名股东,是一种突破银保监会监管的违规行为。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还发现,金桥典当多年前就曾与锦州银行存在股权关联关系。据锦州银行2007年、2008年年报显示,该行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家名为营口宝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营口宝地”)的企业,持股数量为3000万股,为该行并列第十大股东。而营口宝地成立于2001年,由锦州宝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地建设”)持股86.2%,而宝地建设恰恰是金信典当的股东,持股比例为10%。

天眼查数据显示,金桥典当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金桥典当虽然是高达8亿股股份的质权人,却因为“没钱还款”而被判为被执行人,而且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在之后的时间里,金桥典当还继续作为质权人接受其他公司质押的锦银村镇银行的股份。

2020年3月,因借款纠纷,金桥典当被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义县支行起诉,法院判金桥典当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5598万;2020年6月30日,由于金桥典当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止执行程序,未履行金额为5446万元。2021年,金桥典当又4次被法院判为被执行人。截至目前,金桥典当尚未履行的金额高达9275万元。

2020-2021年,金桥典当被法院4次下达限制消费令。

而另一方面,2020年6月,辽宁鑫泰机床有限公司将辽宁义县锦银村镇银行的700万股质押给金桥典当;2021年3月,营口翔顺物流有限公司将辽宁北镇锦银村镇银行的500万股质押给金桥典当。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依据在天眼查查询到的电话和邮箱联系金桥典当求证此事,但电话号码不存在,截至发稿,邮件也未有回复。

重新上路的锦州银行未来的挑战依旧巨大,能否继续改善资产质量,解决股权隐忧,重现往日辉煌,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


热搜锦州银行


精彩推荐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